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*冰凤凰*

如果不经意间,你看见有一缕柔柔的风,轻轻地穿越红尘而过,那就是今世的我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** 万卷古今消永日 * 一窗昏晓送流年**十二岁始吟风悲月舞字而行*所用笔名冰凤凰、红颜云影等**

网易考拉推荐

*原创*紫梦迷醉之花  

2006-04-09 15:42:24|  分类: 吟风悲月*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记忆中,我寻到了那片紫,那是紫梦迷醉之花薰衣草的紫。如果有来生,可不可以做一株薰衣草;可不可只开在喧嚣退场的静夜里,临风沐露;可不可以和一切俗世羁绊都了断纠葛,没有悲喜,只负责美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 2006-1-2  10:43:27

 

*原创*紫梦迷醉之花 - 冰凤凰 - *冰凤凰* 

 

儿时的同学来信了,说她在南国的一个偏静的山谷里,遇见一大片异常旺盛的薰衣草花田。微风抚过,漫山遍野紫雾般萦绕,总有一阵似有若无的幽香。她说,那就像一场梦。

记忆中,我寻到了那片紫,那是薰衣草的紫。大片大片的紫梦迷醉之花迎面袭来,如孔雀开屏般的盛开着,蓝紫色的波浪伴随着花香,令人真正享受到和煦的阳光与微风轻抚脸颊的感觉。如此冷香般的惊喜,绝对是与其它视觉不同的。

 

没有人知道,我最喜欢的花是薰衣草

薰衣草 lavender,名乃源自于拉丁文 lavare,意即“洗”,因为罗马人在洗澡水中喜欢加入薰衣草薰衣草的花语是“等待爱情的奇迹”,其品种主要有:原生薰衣草(又称英国薰衣草),质量最佳,多半被用来制造高级的香水及香料;长穗薰衣草(又称薄荷薰衣草),叶子较宽,花茎及花穗都较长;混种薰衣草,是以上两种的混种,被大量栽培,目前薰衣草的故乡法国普罗旺斯花田内的薰衣草大多是混种薰衣草……

 

小时候在养母家沿河而居,对岸有人家扎了篱笆,种了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。轻风拂过,就梦幻一般蔓延开来。迎风摇曳的薰衣草,交织出紫色的梦境,拖曳到绿色的河面上,美丽得让人心生恍惚。那漫地的紫色,漫天的香气,每一步走动,每一次呼吸,都可以感觉到她们无所不在。

所谓一花一世界,我很喜欢她们。常常想,来生就做一株薰衣草,只负责美丽。而其它的,则是以外的事情了。之所以喜欢做植物,是因为自认为植物较之于动物来说,欲望朴素,接近于土地的芬芳,有一种空灵飘逸之韵,可以超脱俗世。

 

阳光黯淡的黄昏,天空有些浑浊不清。

轻轻拈碎儿时同学寄来的紫色小花,任由淡到极至的甜散发。随即,将热水缓缓注入水晶杯里,为自己泡一杯薰衣草花茶,坐在落地窗前,戴着耳机,悠闲地听着音乐。远处的椰树随风摇曳,往事像阵阵微风,轻轻扑面而来,思绪涣散得触摸不到边际,在薰衣草清淡的暗香中四处漫溢。偶尔随着小旋风盘旋着上升,或挂在树的枝杈,或像风筝漫天飞舞……

 

重新拾起废弃已久、台湾某位女作家写的短篇小说《世纪末的华丽》,在夕阳下慢慢地读着。

《世纪末的华丽》里的米亚一直在找一种紫色:“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和地方见过,但她确信只要被她遇见一定逃不掉,然后那一种紫色负荷的所有东西霎时都会重现。”

她不事情节的文字,似乎将玄妙和颓废压成一片锋利的刀片逼近,割破了空虚的急景流年,淘空了所谓的内容。那份将爱情隐于色彩和嗅觉背后的解读,让我的感官仿佛窥见了“稀绝的颜色,是大马士革红织锦嵌满紫金线浮花,从折起的一角衣摆露出。”

我想,她在小说中提到的那种紫色,可能就是紫梦迷醉之花薰衣草的颜色。

 

 

薰衣草被晒干了,制成了干花或香水及香料等。到处是枯萎老去的声音。

青春逝去的表征,始于肉体。她以华丽熟艳的技法笔调和文字写出人生腐坏前的一瞬,演绎着对人生苦短的感叹,对蜉蝣众生的同情,以及对一切青春的伤逝。不知一些来自另一个生命的消息、以及追逐中的故事,是不是终究会随孤独而衰退,仅仅靠断断续续的记忆而存活下来?

或许成长的意义应该是经常变更的吧,因为在这个被青春反复吟唱的主题里边,总有一种紫梦迷醉的声音一直都伴陪着我,它如蝶一般的化身让我在启蒙与告别中感悟一切。

 

站在这本世纪冉冉升起的地平线,回望上世纪末坠落的夕阳,紫梦迷醉嗅觉和颜色的记忆就如流行的波希米亚,走到今天,是一种西欧迭加东亚复古式的时尚,熨贴却又疏离。

有次和表姐聊天,她回忆二十二岁的时候,第一次遇上她心仪而至今未能够牵上手的那人,是在一块熏衣草花田。之后,很怅然的样子。或许沧桑与皱纹并无太大关系,我比她更惆怅,对她说:“你还是幸运的,我没有年轻就已经老了,只好在这里听你追忆!”两人抚掌相叹。

  

如今,岸已挪移;慈祥的养母,日渐老迈;我已南迁,故乡,那美丽梦幻般的薰衣草景色亦成了记忆中的绝唱。

然,紫色迷醉的梦境依旧蔓延继续,至今不知道如何忘却那美丽的一幕,只觉得没有一个人能够攀折,能够破坏那梦境。并且幻想着:如果有来生,可不可以做一株薰衣草;可不可只开在喧嚣退场的静夜里,临风沐露;可不可以和一切俗世羁绊都了断纠葛,没有悲喜,只负责美丽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