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*冰凤凰*

如果不经意间,你看见有一缕柔柔的风,轻轻地穿越红尘而过,那就是今世的我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** 万卷古今消永日 * 一窗昏晓送流年**十二岁始吟风悲月舞字而行*所用笔名冰凤凰、红颜云影等**

网易考拉推荐

*原创*只影于秋琐记  

2006-04-11 19:53:49|  分类: 吟风悲月*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 

《只影于秋琐记》文/编辑*冰凤凰* 2006年10月8日 

   【一】   

喧闹的街角,洁净的花店。花店的一隅,是一束百合,素雅,清香。她不张扬,只是静静地散发着芬芳。

旧时的燕子仍在飞来飞去,朱雀桥边却已是荒草连连,乌衣巷口只剩下一抹残阳夕照。

有些花的名字,实在太美:勿忘我、美人蕉、满天星、风信子、天堂鸟……

有时以为自己爱上了那些花花草草,却发现其实不过是爱上了它们的名字而已。

暮色降临,在花店里流连许久,归时,只捧回一束百合,养在水晶瓶里。

    【二】 

白日的燥热,终敌不过寒流。夏秋第一回合的较量,带来殷殷恻恻轻寒。一夜西风,满室清凉。

独倚西窗,望天际,夜幕笼罩。屋外,除了风,还有雾,浓于霜。

  在这个美丽的年龄,独自生存于异乡。“携一枚窄窄的风月刀,如李寻欢一样淡定,又有一丝傅红雪的冷酷,面容苍白地捡起那些遗失在红尘中的微笑,眉眼里流淌着西门吹雪的寂寞”。枕边落发,折断昨日,衍生明天。情感向左,理智向右,跌宕起伏,缠绵纠葛不休。 

    【三】  

执一块红牙拍板,于一弯幽水处,唱不尽的“杨柳岸、晓风残月”。

在每一个风起花落的日子里,哀宛默然,清数岁月的终老,看季节从苍白的脸上匆匆划过,景色淡淡谢去,忧悒总如弥漫的雾。在时光的流失中,无边云愁绕心间,摇曳浅回,恍然一梦,长成一片郁郁的浓荫。夜惊梦醒,数更漏。一番情绪,曲径幽幽。

    【四】 

斜倚枕儿,看一本旧书。将此前惊心动魄的一帘噩梦,捣碎、研细,铺落一地,浮躁的思绪,渐静。

书中,有太多的诗情画意眷眷地恋着一份极致的气韵,缠绵婉约是恒久的灵魂:杏花烟雨,流水橹声,粉壁石阶,雕窗黛瓦,湘帘竹栊,雨巷书香……

一些人物,言辞声声,令人读罢,陶然向往。

    【五】    

于千载之下,从墨香古卷间重拾烟波浩渺,任诸多的诗人词客从辽阔幽远的远古走来,或秦淮两岸轻舞罗扇扑流萤,或黯然伤怀碧水秋云间做梦小舟,或身披蓑笠狂歌大江东去,或挑灯醉看吴钩犹利……

依在写满心绪的故纸堆里,品读所有盛放的绚丽。每当翻开书页,便宛若打开了一扇古朴厚重的门。这时,仿佛觉得,那么黑的夜,那么长的路,即使再微弱的虚光,亦可映出一生的影子、温暖短暂的一季,是一种遥远,一种信念,一种永恒。常常就这样迷失在一段如水的文字中,不能自已。因为,总有一种感觉,有一种东西存在于某个高度,深深地诱惑着,等我进入。它应该在欲念之外,杂念之上。

也许中国诸多的文人大凡心底都有一片安和宁静的桃源,是黑暗挣扎中的一份慰藉,是山穷水尽处的柳暗花明,是求索不得的一条退路;于是,陶潜的东篱菊香浸染了文学史古旧的书页,林逋的月影梅魂感动了许多心存桃源的人。

而我,每每觉得心累时,就栖息在书中;灿若桃花的日子,亦在字里行间日渐走远……

    【六】

    此时,轻捻灯花,柔倾香茗,独守一纸灯楣,浅奏着一曲秋歌,细细地体味着书卷古今。

不经意间,秋雁南飞之际,窗外一声轻轻的啼鸣。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,从云罅里挣脱,在一朵百合上,轻轻地抚摩。那应是元好问词中的大雁吧,双羽一颤,拨得花心如弦。今夜,是来和我的直箫?横笛?还是案前宣纸上,那《摸鱼儿》的最后一韵?

    【七】  

平日里,“山围故国周遭在,潮打空城寂寞回”。在多愁多恨的楚天里,在雾气霭霭的暮色里,蝉声凄切,水隔天遮,一襟幽怀无言独上兰舟。思绪飘飞,执剑挥袖,三千白发飘悠悠;仰天长叹,总与《三吏》、《三别》共悲愁。那种愁,那种苦,那种恨,那种憾,是古典的哀愁,开在丁香花中,落在黄梅雨里;是泪痕红浥鲛绡透,沈园偏多无情柳;是十年生死两茫茫,空床卧听南窗雨;千种离愁,万般别绪,如悠悠烟波绵绵书不尽!

但今夜,渭城轻尘沾上衣襟、塞外羌笛奏起阳关三叠,想起元好问的《摸鱼儿》,洞箫为桨,琼花作舟,涉水千里,泛波于烟波浩淼的碧波,不想再说失意寂寥,于茫茫高台中极目远眺北国苍茫广阔原野的陈子昂;不想再说浔阳江头,久立无言湿透青衫的江州司马;不想再说放浪形迹洒脱不拘,载酒江湖的杜樊川;不想再说失意无俚流连坊曲,奉旨填词的柳三变;不想再说细腻敏感凄婉优柔,身世飘零的李易安;不想再说抛妻别子,花也溅泪鸟亦惊心满目凛然的杜子美;不想再说满腔孤愤无处诉说的辛稼轩;也不想再言曾高唱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复还来”,亦曾经低吟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”,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”的诗仙……

  只将双目,转动于手中之书的字里行间。

    【八】    

想来自记事起,所阅文书数以万计,但一直都喜欢宋词的婉约,尤喜婉约四大家柳永、周邦彦、秦观与李清照的词。感觉大凡词魂,至宋朝已矣;而元词唯一可做一二推敲,只是略嫌直白,少婉约含蓄之姿(元好问的《摸鱼儿》例外)。个人认为晋魏散文太过整饰严肃;唐诗在宫体诗、齐梁诗之后,更讲究文字美、韵律美和对偶美,可是格律规范却太过复杂;明人除张岱的回忆录《陶庵梦忆》中《湖心亭看雪》的一句“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”,使用白描手法,宛如中国画中的写意山水,寥寥几笔,包含诸多变化,长与短、点与线、方与圆、多与少、大与小、动与静,简洁概括,人与自然共同构成富有意境的艺术画面,悠远脱俗出彩外,其余他人声色犬写纵情沉溺亦非我所爱。

惟有元好问的《摸鱼儿》絮絮叨叨地向我缓缓展开一幅卷轴:“问世间、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别离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每读此段,便一往情深,不忍释卷。

清人刘熙载在《艺概*词曲概》中评元好问词时言“疏快之中,自饶深婉,亦可谓集两宋之大成者矣”。许本就是性情中人吧,故虽形单只影,却总流连于浓情美好的意境,并向往之。

    【九】  

老子的《道德经》认为:天长地久,天,之所以长,是它不为自己而存在;地,之所以久,是它不为自己而生存!

深秋时节,万木萧条之季,有人问孑然独行的我:“你喜欢天长地久,还是曾经拥有?”对这一类问题,实在没心机回答,因为,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对天长地久进行确切的定义。

也许,元好问的《摸鱼儿》以健笔写柔情,熔沉雄之气韵与柔婉之情肠于一炉。开篇用问句,突如其来,先声夺人,犹如盘马弯弓,为下文描写雁的殉情蓄足了笔势;然后从那“天南地北”的空间落笔,从“几回寒暑”时间着墨,用高度的艺术概括,写出了“双飞客”相依为命、相濡以沫、难以割舍的、万古长存的一往深情,柔婉之极而又沉雄之至。所谓的“天长地久”,就应该如此首词中所描写的那样吧……


*原创*只影于秋琐记 - 冰凤凰 - *冰凤凰*
 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附:首发网站

 

*原创*只影于秋琐记 - 冰凤凰 - *冰凤凰*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